“大哥这可由不得你,这丫头的爷爷,将这丫头卖给我了,现在这丫头是我的通房了,”此刻那司徒浩靠在不远处,笑嘻嘻道。

“大哥你走开,这可是我的小媳妇,你别动……这女人你不许跟我抢,”霸道强硬的语气,脸上还带着那稚嫩嚣张跟高兴,

夏欢欢听到这话看了看对方,“咳咳……谁是你小媳妇,你别乱叫,我有男人……还有……夏老头那……那王八蛋在哪里,让那混蛋来见我,我倒是要看看,他凭什么卖我?”

夏欢欢那语气虚弱,目光却带着那说不出的冷,那司徒浩听到这话,便笑了笑,“小媳妇……这我可不管,你看看这是你的卖身契,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媳妇了,”

拿着那卖身契得意洋洋,却不想下一秒却被这司徒悯抢了,司徒悯看了看手中的卖身契,“大哥你要干什么?你还给我……”

司徒浩一看到司徒悯抢了自己的卖身契,立刻大怒就要抢,却被夏欢欢一看到,就将卖身契抢了过来,然后直接撕碎了。

“你……你敢撕了我的卖身契,”司徒浩要对夏欢欢动粗,这司徒悯一看到后,便立刻大怒。

“够了,你闹够没有,我说了……这女孩我带走,如果你想要找爹来,”司徒悯从眼前这一切,也算明白了来龙去脉。

便也不跟对方继续纠缠下去,而是抱着夏欢欢离开,这司徒浩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自己好不容易才将这女孩弄到手,怎么可以便宜了自己的大哥。

“你给我放下……我去告诉爹,说你欺负我,”司徒浩年纪不大,也就是十五六的模样,此刻说话还是带着孩子气。

“你大可去,”司徒悯未曾搭理对方,而是将人抱回自己的房间,夏欢欢看着那司徒悯,瞪着对方。

“夏姑娘莫要动怒,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更何况……依照我的这身子,想干什么也难,”这话夏欢欢倒是相信。

打电话的粉嫩樱桃女孩闺房写真

因为眼前这男人,此刻才抱自己一会,立刻就气喘吁吁了起来,看着模样身子显然很差。

“那你可以送我回家吗?”说着便看了看这夏欢欢司徒悯,司徒悯听到这话点了点头。

“你放心,等一下我就送你回家,”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怎么将人弄来,可眼前还是要送人回去的好。

听到这话夏欢欢也安心了不少,最少对于这司徒悯还算印象不错,所以没有起初那便激动,因为不太激动,在加上药力还没有散去,整个人都晕乎乎了起来,“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安排,”

夏欢欢闻言点了点头,便躺在床榻上,整个人昏昏沉沉,夏欢欢拼命不想闭眼睛,却想不到……下一秒还是睡下去了。

只是等过了一会,却发现有一双眼睛在看自己,睁开眼睛就看到这司徒浩,“小媳妇……你别怕……”

一看到这夏欢欢睁开眼睛,对方连忙捂着对方的嘴,“你别叫,你不叫我就放开你,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小媳妇我挺喜欢你的,你放心……跟着我,吃香喝辣……你答应的话眨眼睛,”

司徒浩看到这夏欢欢眨眼睛,z豆奶短视频下载顿时便乐嘻嘻起来,便要疯狂夏欢欢的嘴,却想不到下一秒……

夏欢欢则是在对方手上咬了一口,听的这司徒浩哇哇叫,直接便甩了一巴掌夏欢欢,夏欢欢直接便一头晚那木床上撞。

顿时便紫了一块,昏昏沉沉夏欢欢觉得自己好像想起了什么?“贱人你敢咬我,要不是我看上你,就你一个村妇,想做我的通房,压根就便宜你了,”

说着便又扑了上来,夏欢欢一看到顿时便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将人踹的远远的,然后在捂了捂额头,拿出银子在自己穴道上一扎。

那昏昏沉沉的感觉顿时离开,在看了看地上的司徒浩,“便宜我?那可多谢了,不过……我夏欢欢可不稀罕,”

“夏姑娘……”此刻这门外走进来的人是司徒悯,司徒悯一看到司徒浩,“司徒悯……”

“夏姑娘你……”司徒悯一听到夏欢欢的话,在看到夏欢欢那目光,顿时便微微一愣。

“你好了?”夏欢欢点了点头,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有些昏昏沉沉,不过……该想起来的差不多都想起来了,不过……这人该跟我说说了?”

夏欢欢将那司徒浩拉到自己的面前,送走的发钗在对方那颈部,“司徒浩是不是?说……夏老头那王八蛋在哪里?”

夏欢欢动怒了,自己不过是失忆一下,却被眼前这夏老头卖了,对于眼前这一切,又气又怒,可也气自己。

“夏姑娘别乱来,大家有话好好说,”一看到这夏欢欢要动粗,这司徒悯立刻开口道。

“大哥……跟这****说那么多干什么?给我打死这小贱人,”司徒浩开口道,去想不到下一秒就被夏欢欢一巴掌甩了过去。

“闭嘴……在说,小心我打烂你的嘴,”如果不是看着人年纪小,在加上眼前这司徒悯在,她真有踹死这人的冲动,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想学别人*******呜呜……哥……救命……哥……这女人打我,哥哥……我疼……我疼……”夏欢欢却想不到自己这一打,对方却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那小模样就跟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夏欢欢听的一愣一愣,看了看这大男孩哭的可怜,也是耳朵疼,“在吵一下试试看,”

夏欢欢凶巴巴的模样,让这司徒浩顿时闭嘴,目光带着控诉,仿佛在说,你欺负我。

“你们都欺负我,我要告诉我娘,呜呜……坏人……”司徒浩瘪嘴哭了起来,那模样别提多可怜,看的夏欢欢整个人都有些傻。

然后看了看这司徒悯,司徒悯面对这一点叹了一口气,“夏姑娘麻烦你先放开我小弟,你也看到了……我小弟……他不过是一个孩子,”

孩子?夏欢欢看了看这司徒悯,在看了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目光微微一愣,这人脑子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