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玉儿姑娘,请你出来一下!”段墨低沉声音在房门外落下。

   玉儿一听,立刻反应过来,看向了尉迟秋,“小姐,我们才说他,他就来了,我去看看,他需要什么,我们家可是第一次招待这么多客人。。”

   玉儿很活泼很朴实的乡下姑娘,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披过碎花棉袄,伸手拉开了房门。

   尉迟秋躺在床上,扫了一眼门外。

   门外,段墨站着,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身形拉长,倒影在地上。

   “段军爷,您这么晚找我有何事?”玉儿开口问道。

   段墨微蹙了眉头,“你们刚才在聊我?”

   “你怎么知道?”玉儿惊讶道。

   “因为你知道我姓段。”

   玉儿笑了,摸了摸头,“你真聪明,不愧是大军爷。”

   “出来!我跟你谈一笔交易。”段墨冷硬的口气。

   玉儿跨出了门槛,顺手带上了房门。

   豹纹眼镜妹妹的快乐圣诞节

   房间里,尉迟秋躺在床上,她刚才听见了交易这两个字眼。

   纳闷了,段墨和这乡下的姑娘会有什么交易?

   农舍的院子里。

   “不不不!”玉儿慌乱地摆手,“段军爷,您不能这样,那位小姐说和您没关系,您现在要和她共处一室,这样会坏了她的名节。”

   “我已经告诉你!她是我妻子!我跟她睡一床那是天经地义!”段墨在屋里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下,脑海里一直盘旋着尉迟秋说曾胜碰了她的事情。

   段墨一想到曾胜碰了尉迟秋,浑身都像被虫子叮咬,难受得恨不得将曾胜五马分尸。

   “她。。该不会就是你上次口中的小秋吧?”玉儿好奇问道。

   “嗯。”段墨应了一声。

   “噢~”玉儿还是有点纠结。

   “怎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就是如此报答?”段墨声音冷了,目光寒凉。

   玉儿挠了挠头,“好吧,那我去和我爹娘睡,不过你若是和她吵架了,要好好和她说话,男人可不能打自己的婆娘。。”

   段墨不理会玉儿絮絮叨叨,绕过她,径直朝着木屋走去。

   木屋里,尉迟秋撑起双臂,坐在床上,朝着外头张望。

   “吱丫~”一声木门被推开的动静。

   段墨闪身而进,顺手带上了房门,落下了门后的横木。

   尉迟秋看着闯入房间的段墨,震惊瞪大了眼睛,“段墨!你。。你怎么进来了?玉儿姑娘呢?”

   “她去休息了。”段墨淡淡回落,目光森幽凝视着坐在床上的尉迟秋,不动声色地解开身上的衬衫纽扣。

   “你。。你脱衣服干嘛?”尉迟秋看着段墨宽衣的动作,一下子紧张了,“段墨!你说过你不碰脏东西。”

   段墨历眸狠狠一缩,衬衫敞开,露出精瘦的身躯,大跨步上前,双臂撑在了尉迟秋双侧。

   尉迟秋往后倾,呼吸快要屏住了,“段墨,你不会又要。。”

   “你想对了!”段墨挑起了尉迟秋的下巴,“我睡不着,白天你欠我一次,还没给我,这一次你必须偿还我!”

   “段墨!”

   “留着点力气,一会慢慢叫,叫得浪一点,看看是我段墨让你叫得欢,还是曾胜让你叫得欢!”开新车了新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