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黄应用泰塔飞到了光门边,再次担忧地看向我们舱内一眼,忍痛转开脸挥起了手臂,立时,我们的涅槃号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扔出了光门,在穿过光门的那一刻,我的眼前是正在慢慢坠落的银月城,和那颗深红色的星球。

“这是!”洛奇惊讶地站起身,看着面前那座巨大的宇宙之城慢慢解体,从黑暗的太空缓缓坠向那颗比地球更加巨大的星球。

许多不属于解体的残体部分就此孤零零地飘荡在黝黑的宇宙中,那座银月城在瓦解,在破碎,悲壮却很壮观。

逃生舱一艘接着一艘从破碎的银月城中飞出,如同流星一般冲向勘萨星。

“那就是银月城,一座太空堡垒。”我站起身,走到了观景窗前。

洛奇站到了我的身边:“是姐姐你的?”

“是我的!”乌拉难过地低下脸,“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就这样被你毁了……”

洛奇立刻看我:“姐姐为什么要毁掉那座太空堡垒?”洛奇的眼中充满了可惜。

我看看他:“你想知道?跟我来。银月,带我们去副脑室。”

“是。”光束交汇时,银月已经浮现在我们面前为我们带路。

我们跟随银月离开了主舱,经过走廊,然后,站在了一间白色的舱室前。舱门在我们面前打开,里面是一个圆形的白色空间。

我和洛奇走了进去,舱室的正中是一个圆形的球体,周围连接着白色透明的蓝色管道,管道里面是精细的线路。

早安!早上好心情

“打开。”我说话时,那个球体已经打开里,立时,一个人脑浮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洛奇登时目瞪口呆。

我看着那个漂浮在球形中的活生生的大脑,心中感慨万千:“银月城上进行的都是人体研究,他们利用活人的大脑来作为计算机的处理终端,这就是为何他们的人工智能更加鲜活,更加先进的原因,因为……那就是人……”

“什么……”洛奇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这颗大脑的主人我认识,她曾是银月城上一个厉害的能力者,后来,她失踪了,我一直找不到她,现在,我知道她经历了什么……进来!”我厉喝。

远远躲在门外的乌拉低着头进来。

我瞥眸看他:“若拉是被你吸食的吧。”

乌拉不敢看我,点点头:“恩……”

我不再看他:“启动副脑。”

立时,蓝色的光芒闪现,蓝色的液体开始在数据线的管道里流淌,景象很像上穷宇宙。

光束忽然在我们面前交织,出现了若拉的幻影,她慢慢睁开了眼睛,看见我的第一刻变得有些吃惊:“洛冰!”她立时戒备起来,“沧宇殿下呢!”

我平静看她:“沧宇杀了你,你还爱她?”

洛奇不忍地撇开脸,不看那颗大脑,也不看此刻的若拉。

若拉的神情渐渐平静,垂下了眼睑。

我看她许久,说:“之前谢谢你的提醒。”

“我只是不想让你成为沧宇殿下的妻子!”若拉带着一丝不甘地说,“我无法忍受沧宇殿下爱别的女人!”

“他不会爱任何人,因为,他爱的女人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妻子。”

“谁?!谁成了他的妻子?!”若拉激动起来,“告诉我是谁——”她歇斯底里地朝我大喊。

洛奇转回脸,无法理解地看着朝我嘶吼的若拉。这个世界,会有很多很多他无法理解,需要慢慢去消化的事情。

“沧宇是海格琼斯博士,他有一个妻子,叫尹月。”在我说完时,若拉的神情变得空洞,变得失神。

“这个世界,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替代海格琼斯心爱的妻子,所以,你可以安心了,银月城上没有一个女人得到沧宇的爱。”

若拉在我的话音中变得安静,她静静立在那里,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满足的微笑。

我静静地看若拉:“你不恨沧宇吗?”

“我爱他,我愿意为他死,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你是不会明白的。”若拉偏执的爱让我感动的同时也为她悲哀。

我不由叹出长长一口气:“银月,销毁副脑……”

“是。”

我拧起了眉,“砰”一声,球体中的液体开始翻滚起来,若拉的影响颤抖模糊起来,她却是扬起了笑:“谢谢……我可以去找沧宇殿下了……”在她话音消失的那一刻,那一颗大脑也消融在了那蓝色的液体中……

我背起双手转身,吐出心口那种不知名的沉痛与沉重。

“你姐姐又杀一个……”乌拉对洛奇嘟囔。

洛奇心烦地看他:“你闭嘴!你们太变态,太残忍了!没有了身体,人还活着有什么意义?!”

乌拉嘟起嘴,不再说话。

我环视这个白色的舱室,宛如空气里还残留着进行人体实验的罪恶。我看向银月:“这个舱室可以脱离吗?”

“可以。”

“好。”我大步走向外面,洛奇和乌拉也紧紧跟着,我在外面关上的了舱门,发出命令,“脱离。”

“砰砰砰砰。”随机传来机械松开的声音,下一刻,整个白色的舱室猛地弹射了出去,我们面前只剩下空空荡荡的一个空出来的区域。上方的舱门再次关闭,面前亮起了只是普通的灯光。

我转身时,一身轻松:“朝勘萨星,全速前进。”

“是!”

立时,感受到了涅槃号的加速。

再次回到驾驶舱时,我摊开手心,手心里是那滴纯净的星能,我看向乌拉:“这个怎么用?”

乌拉低着脸嘟囔:“放身上就可以了……”

我看向洛奇,洛奇有些紧张:“姐姐,你为什么要放这种东西在我身上?”

我微笑看他:“弟弟,勘萨星的生态和地球不一样,如果你的身体不改变,你将受到生态环境的限制。”

“那爸妈呢?你为什么不给他们用?他们能适应吗?”洛奇着急地看我。

我淡淡地笑了:“因为……我想送爸妈回地球。”这是我最大的诉求,但是,我知道大宙神是不会同意的,他不会在勘萨星与地球之间建立一个供我随意使用的星轨。因为他们要守护大宇宙各天体之间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