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知道未来又如何?”四福晋开口道:“真正历史的四福晋不是我,八爷的侧福晋也不是你。 我们的到来已经改变了历史。未来如何,自会有它的轨迹,我们只要过好当下好。”

“过好当下?”毛彤彤喃喃地重复了一句,过了会,她眼睛一亮,道:“四福晋说的有道理,过好当下好!管它未来如何!”

“所以,不必烦恼。”四福晋笑道。

“是我着相了。”毛彤彤也笑了起来。

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问对方更多的信息。她们虽是来自同一个时空,但曾经是陌生人,那些过往也没必要交代。倒是现在,有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

“你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让人来找我。”四福晋道。

“好。”毛彤彤答应的很爽快,没有丝毫的客气。

四福晋的身份她高,能帮她的地方更多。她也没必要矫情。

“当然,我希望你永远都不来找我帮忙。”四福晋又笑着说了一句。

“嗯,我也希望。”毛彤彤笑着点头。不用帮忙说明她过的好。

“你不是要画荷花么?现在画吧,我也学学。”四福晋道。

“好啊!”毛彤彤拿起了炭笔。

粉嫩少女冰雪地写真

既已相认,也不必说太多。这是她们俩共同的秘密,要一起保守。聊得多了,反而引人怀疑。

毛彤彤画的速度很快,寥寥几笔勾勒出一朵迎风绽放的荷花。

“你功底不错呢!”四福晋赞了一句。

“我是画绣样的。”毛彤彤道:“改日我给你绣个荷包吧。我绣工不错哦!”

“真的么?那感情好!我对绣活是一窍不通,学了几年也没成效!”四福晋道。

“我要不是选秀留在了京城,这会双面绣应该都能学出来了。”毛彤彤惋惜道:“我在扬州还拜了师傅的。”

“那真是可惜了。”四福晋道。双面绣的工艺可不同一般。

“是啊。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学。”毛彤彤道。这只是她心里的一个愿望,偶尔拿出来想想而已。都已经成了八爷的侧福晋了,哪里还能再去拜师学这个。

“人生还长呢,指不定什么时候有机遇呢?”四福晋安慰道。

毛彤彤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我发现你我洒脱,想得也开。”

“咱们这算是白捡的一条命,还有什么不洒脱的?”四福晋笑道。

毛彤彤挑眉,点头笑道:“也是!”

亭子外面,秋月、青竹和青苗看着亭的两人有说有笑,都不免有些惊讶。

在今日之前,两人并没有什么交情。虽说见过面,但因身份的差别,两人连说话的机会都少。今儿这是怎么了?聊得这么起劲,还不让人在一旁伺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能送我一张画么?”四福晋见毛彤彤画得兴起,忍不住开口求画。

“当然可以啊!”毛彤彤爽快的应道,然后把刚刚画好的几副样子都摆在了四福晋的面前,“你看看,喜欢哪几副?”

“可以挑几副么?”四福晋惊喜道。

“其实这画要绣出来才好看。这是个黑白的,不立体,也没有色彩。”毛彤彤道:“你看喜欢哪几副,我绣出来给你。绣帕子、荷包都行。”

“绣帕子吧!”四福晋冲毛彤彤一笑,道:“我是个贪心的,选三副,你给绣三条帕子。夏日用荷花帕子正应景!”

“行啊,没问题!”毛彤彤道:“我也是因为应景呢!不同的季节用不同绣样的东西,挺有趣的。长日无聊,正好打发时间。”

“你倒是很会生活。”四福晋赞了一句。

“闲得嘛!你不觉得这里属时间最多么!”毛彤彤笑道。

没了电视、电脑、手机,真的可以空出大把的时间来。

“哈哈,那倒是。”四福晋笑着挑出了自己喜欢的花样子。

“你等着,五天给你送过来。”毛彤彤叫来青竹收好。

“你不必赶,我又不等着用。你抽空的时候绣好了。”四福晋忙道。

“忘了刚刚说的,本是打发时间的!我真要是专注起来,两天完工了。这还是说多了呢!”毛彤彤道。绣活是她最拿手的,说起来也最有底气。

“好,那我不客气了。等绣好了,我请你吃饭。”四福晋道。

“行啊!老听我们爷说你府的膳食好吃,我也正好尝尝。”毛彤彤道。

“嗯,有家乡的味道。”四福晋笑道。

这暗语听得毛彤彤眼睛一亮,道:“那我更要去了。”

两人这边说得热闹,青竹却眼见看到远处又来人了。

“主子,那是不是贝勒爷?”

毛彤彤和四福晋顺着青竹的手看过去,见八爷和四爷正一同往这边走了过来。

“这两人估计正好,你信不信?”四福晋道。

毛彤彤一笑,道:“你想好怎么说没?”

“还用想?说碰巧遇,挺聊得来呗。他爱怎么想怎么想。”四福晋道。

毛彤彤侧头看了一眼完全不在乎的四福晋,心里再次佩服了一把。果然是被四爷独宠的人,这说话的底气都不同。她如今虽也算受宠,但心里还是有点发虚,总觉得这宠爱不长久。

等八爷和四爷走进了,两人才福了福身行礼。

“彤彤又在画绣样了?”八爷看了一眼石桌摊开的纸道。

“是呀,这会荷花开的正好。千层浪app破解平台”毛彤彤笑着回道。

“远远的看着慧儿在笑,聊什么呢?”四爷则问起了四福晋。

“爷猜?”四福晋笑道,却没正面回答。

四爷看了一眼毛彤彤,道:“看来慧儿同八弟的这位侧福晋很聊得来。”

“嗯,今儿偶然遇,没想到挺投契的。”四福晋笑道。

八爷这会也看了看毛彤彤,显然好这两人怎么聊到一块去的。

四爷则道:“聊得来正好作伴,这次慧儿在承德也几个能说话的。”

和四福晋关系好的五福晋、七福晋还有大福晋这次都没来。

“是啊,我也这么想呢!毛妹妹答应给我绣帕子,我准备过两日请毛妹妹来咱们院里做客。”四福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