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k盘她app樱花江正不可能将历史上欺负过或是对大清不敬的国家全都八,在一个国家积弱的时候”必然会招得其他国家的看不起,欺负或不敬之事自然也会接踵而来,真要是一个一个去打去灭的话,那就没个头儿了,最要紧的,还是把国家展好,只有国家屹立在世界的前列,别人才不敢轻犯。。

不过,要展国家也不是上下嘴皮一碰那么轻松的,要先积蓄力量,更何况现在政局也不是那么稳当。其实现在雍正已经将兵权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强大的火器更是不会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有染指的机会,而那些个政敌们也已经心知肚明事情已经成了定局,现在想把雍正拉下台来,已经不可能了,就算是他们真的能设计暗杀掉雍正,还有一堆皇子在,还有十三阿哥、十六阿哥、十七阿哥等皇亲宗室在 还有一堆忠心的臣子在,一样轮不到他们坐这个江山。

明白了这个事实,有些人已经消停下来了,老实的接受了失败的命运,安分的当着自己的官,享受着俸禄,对这样的人,如果确实有能力,雍正也不介意给他们机会一展所才,可是总有些人却还依然是冥顽不灵,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去为自弓得不到的东西而悲叹,一门心思的给雍正捣乱,反正是自己不想过好了,也不让你过舒服了,而这种人的要代表人物,就是八阿哥。

起八阿哥来,云锦在现代时虽然比较欣赏雍正,但对他也并没有太多的恶感,尤其是他前期争储之事,她觉得既然他也是皇子,为什么就不能去争一争?而且他能笼络住群臣,在康熙已经明确表示对他的厌弃之后,还有人继续支持他,这不能不说他还是很有能力的。可是自她穿到这里来之后,才现八阿哥其实说白了,就是个不知趣的。

在太子尚在个的时候,八阿哥就小动作不断,他以为康熙是傻的,对这些一点儿都不知道吗?他就没想想,如果没有康熙的默许,就凭他怎么可能为太子制造出那么多的障碍,其实他和大阿哥一样,就是康熙为太子而设的磨刀石而已。只可惜太子人大心也大了,居然敢对康熙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康熙是谁啊?那是八岁就登基,尚在年幼之时,就敢用计除掉鳌拜的千古一帝,怎么可能允许有人挑衅他的权威。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儿子。

可是八阿哥却不吸取废太子的教,偏偏在这个时候弄出一个群臣保举的事儿出来。挑起了康熙那根多疑的神经来,将他狠狠的打倒在地。可是他呢?却依然不死心,左弄出一个事儿来,右闹一个事儿来,虽然几经打击,却总是痴心不改,简直就是一个打不死的扒强。

八阿哥在康熙如此,到了雍正朝他还是这样。自雍正登基之后,对他可谓是宽免有加了,先是放他出府,又加了他王爵,委以了重任,可是他呢?前前后后却一直在给雍正找麻烦,下绊子,又总是要摆出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好象雍正怎么他了似的?就好象现在这样。

这天云锦象以前一样,又来到养心殿写资料以让雍正和十三阿哥参考的时候,却听到门口太监禀告说,除了十三阿哥以外,八阿哥和九阿哥也在里面,雍正还让所有的下人们全都退出来了。(网络小说网e

“行了”。云锦眉头一皱,“你去禀报皇上吧,就说我来了。”

“晒那个太监答应一声,进去不多时又退了出来,对云锦恭敬的说道,“皇上请皇后娘娘进去。

“嗯。”云锦点了点头,端起仪态来迈步走了进去。

卡哇伊女孩秀美迷人

“臣妾给皇上请安。”云锦走进殿里,目不旁视,上前给雍正行礼。

“起来吧雍正淡淡的说道。

“谢皇上云锦站起身来,抬眼看了看屋中的其他人,却不出声。

“臣弟给皇嫂请安。”十三阿哥上前来对云锦行了一礼,八阿哥和九阿哥见状也只好跟着行了礼。

“各位弟弟请起吧云锦这时才展出笑容,抬了抬手,“都是自家兄弟,就不需如此拘礼了,都坐吧。”说完自己先走过去坐好。

“九弟回来了?”等见其他人也坐下了之后,云锦先对九阿哥笑了笑一路辛苦了吧?”

“不敢”。九阿哥淡淡的说道,“皇上差遣,臣不敢言辛苦。”

“不管怎么说,总是远路归来,九弟还是应该好生歇一歇”。云锦依旧笑着说道,“前儿个还听皇上说起,要对九弟有大用,九弟总要养精蓄锐才是

“臣才疏学浅”。九阿哥欠了欠身,面上依旧淡淡的,“只怕会让皇上失望了。” “九弟客气了”云锦却笑得更甜了,“听皇上说,亏得九弟能力强、气势够,这才能在谈判的时候为咱们大清多争了不少利益,皇上还说呢,到底是自家兄弟,即使对他这个四哥不亲近,却也是真心的为祖宗江山着想

“皇后娘娘说的是”。八阿哥微笑着开口说道,“九弟的能力当然是不必说的,只可惜在谈判之中却不能有决断之权,也使得许多想

:一兰实现呢。实在是让人遗憾。”

“八弟这么称呼就太生分了小”云锦自不会去跟八阿哥讨论朝政之事,只笑着纠正他的称呼问题,“莫非是八弟不承认我这个皇嫂?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九弟刚才只称臣不称弟之语,我到是明白了,毕竟他一直是唯八弟马是瞻的嘛。”

“哪里,皇嫂多想了”小八阿哥起身冲云锦行了一礼,“臣弟只是怕贸然称呼,会冒犯了皇嫂。”

“皇后娘娘也不用这么攀扯九阿哥皱了皱眉,“我如何称呼与八哥无关

“是我说错了”云锦马上承认了错误,“九弟早就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我不应该再去翻那老皇历了。”

“九弟”这时候雍正开了口。对九阿哥说道,“之前你在谈判中提出的一些想法,联都已经看过了,虽然是为我大清着想,却将对方逼得太甚了,不利于迅的达成协议,也有可能会引新的战事,就算对方勉强答应了,将来也必定不能遵守,还是先把他们稳住,这边还有许多的事儿要做呢。()”

“皇上”。八阿哥皱着眉看着雍正问道,“您可是又要将老九派出斟 ”

“很有可能”。雍正看了看八阿哥。淡淡的问道,“怎么了?。

“皇上”。八阿哥一脸忍耐的说道,“就算之前臣和老九曾经对你不敬,你折腾他这么长时间也够了吧?他总也是皇阿玛的儿子,你总让他在外面奔波劳碌的算是怎么回事?臣求您了,就让老九留在京城,吃碗安稳饭,过些清静日子吧?”

“什么叫吃碗安稳饭,过些清静日子?”雍正看着八阿哥的目光冷了下来,“你的意思是,让老九只呆在京城里什么都不做,让联将他荣养起来吗?。

“臣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八阿哥对着雍正跪了下来,“臣只是不忍见老九被折腾的四处奔波而已。皇上。老九也是你的兄弟,你就不能对他宽仁些吗?”

“八哥。”九阿哥正为雍正和八阿哥的对话若有所思呢,见八阿哥如此,脸上也带出了几分感动。

“八弟云锦抢在九阿哥的前面开了口,她看着八阿哥,面色淡了下来,声音也冷了几分,“虽然你对皇上只称臣不称弟,但我看在你也是皇阿玛儿子的份儿上,还是愿意叫你一声八弟,八弟,你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皇上让老九去办差,就是对他不宽仁?那照你这么说,除了大哥、二哥以及几个小的之外,皇上对自家兄弟就没有宽仁的了,毕竟他们都在办差啊。

尤其是老十三,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就是你,现在也算是位高权重的吧?却原来皇上如此的重用于你,只是让你觉得不宽仁,这么说来,还真是皇上的错了,他就应该象皇阿玛一样,让你在府里荣养才是。”

云锦不明白八阿哥对雍正的这种怨念是从何而来?当初打压他的是康熙,软禁他的也是康熙,让大家清楚的知道,继位者绝对不会是他的也还是康熙,那么他拿出一副好象雍正抢了他东西又苛待于他的姿态又是为了什么?

“只是八弟”云锦继续说道,“老九和你虽然亲近,到底不是一体,你所认为的宽仁,未见得适合于他,难道你自己不想为祖宗的江让。出力,也要拦着其他兄弟出力吗?”

“皇后娘娘”没等八阿哥说话,九阿哥就先开了口,“你也不用挑拨,八哥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啧啧啧”。云锦看着九阿哥,啧啧有声,“九弟,老九,我本以为你出去这么些日子,眼界会开阔许多,听得你在谈判之中的表现,还跟皇上一样觉得很欣慰呢,可是现在我却知道了,你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的没脑子

“你 ”九阿哥站了起来,眼睛瞪着云锦,眉毛也立了起来。

“老九,你想做什么?,小雍正瞪向九阿哥,冷冷的喝道,“你想对联的皇后做什么?。

“九弟,快坐下来十三阿哥上前去硬拖着九阿哥坐下来。

“皇上,臣妾实在是忍不住了”。云锦看向雍正,“也不想再看着他们这么夹磨下去了,还请皇上容许臣妾一次性与他们把话讲完 也请皇上准许他们畅所欲言。”

“好”雍正看了看云锦,点头说道。“联准了,联也想听听看,他们到底对联有什么不满?,小

“老八,你也听到皇上的话了,就请站起来吧。”云锦看了看还跪倒在地的八阿哥,淡淡的说道,“有什么话,咱们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也省得你总拿出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来。”

“哼九阿哥汹亨一声,“说的好听,当面锣对面鼓,畅所欲言,你耸然是可以了,可是我们敢吗?”

“哟,原来九弟还有不敢的事儿啊?”云锦嘲讽的看了看九阿哥,“既然九弟等不及了,那我就先跟你说说

“咱们之间还有什么说的?”九阿哥不屑的说道。

“对,你说的没错儿”小云锦点了点头,“咱们之间确实是没什么可说的,自你们置我的生

二于不顾。决定要让我借由老十三的府里再到太子那儿。泛一举数得之后,自你们要对我的亲生儿子、你们的亲侄子元寿下毒手之后,咱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可别混说。”九阿哥面色变了一下。

“有没有混说,你心里明白”。云锦盯着九阿哥,“不过现在我也不是以云锦的身分跟你说话,而是以你的皇姓身份与你说话,我说你没脑子,你不高兴,可是你却没想想自己做出的那些事儿,又哪里象是一个有脑子的?你的额娘出身于郭络罗氏,是正儿八经的满洲大族,又在宫中得圣宠多年,论身份,论资历,你哪一样不强过老八?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自己不争,却要去帮老八争,而且还帮得如此彻底,如此不遗余要,倾尽自己的一切为他敛财和招揽人脉,只要是对老八不利的,就是你的仇人,只要是不帮老八的,你就会远了他,把他当成陌路人,哪怕那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哪怕是跟你一起长大,因为你的原因也支持过老八的老十

“是我对不起老九”。八阿哥这时叹了一口气,“本来他可以过得好好的,都是受我之拜 ”

“八弟”云锦将目光转向八阿哥,冷冷的说道,“我说过今儿介,要把话全都说清楚,也求了皇上让你们畅所欲言,但凡事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八弟能不能等我与九阿哥先把话说完了,你再说。还是说,你怕我说出什么话来,会对你不利?”

“我没什么事是不能让九弟知道的”。八阿哥淡淡的说道,“皇后娘娘只管说就是了。

“八弟既如此说了,就请再不要插言为好”云锦看了八阿哥一眼,淡淡的撂下一句话,又转而看向九阿哥,见他正满脸不豫之色,不禁挑了挑眉,“怎么?九弟见我如此跟八弟说话,心中又不忿了?又要挺身维护了?只是九弟你在全心维护八弟的时候,想没想过你的额娘,你的五哥,你的十弟,心中是何感想?”

“我的事儿你管不着。”九阿哥皱着眉说道。

“你的事儿,我是管不着,你爱跟谁好跟谁好,爱受谁骗受谁骗,与我有何相干?。云锦冷笑着说道,“我只是为宜母妃不值,为五弟不值,更为十弟不值。”

“我倒忘了”。九阿哥嘲讽的看着云锦,“十弟也是你的表哥来着。”

“没错儿,十弟不只是皇上的弟弟,也是我的表哥”。云锦冷冷的看着九阿哥,“只是我跟十弟的关系再近。也不可能有你近,十弟跟你的年纪相仿,是从小与你一起长大的,你敢说他之前会去支持老八,不是因为你的关系?十弟在众多的兄弟中,对你是最亲近的,而你,却是对老八比对他要好的多,甚至是为了老八可以远了他。”

“谁说我远了十弟了?”九阿哥硬着脸说道,“虽然他将性情隐藏起来,骗了我多年,但我们现在也依旧亲近。”

“十弟隐藏性情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自保”云锦瞪着九阿哥,“你也是皇子,你也是在宫中长大的,只是你有额娘有兄长在前面为你挡着,可是十弟的额娘早逝,他身为贵妃之子,身份另有一分尊贵之处,如果再精明外漏,你以为他还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吗?隐藏性情?皇家人有几个没有隐藏性情的?你没有吗?你的好八哥没有吗?人人都称他为贤王,他在人前也总是一副温和谦虚的模样,总是对人讲宽讲仁,皇阿玛仁,他比皇阿玛还要仁,可是他的本性真就是如此吗?殴打朝廷命官,酒后撒疯致死人命,设计对付自家兄弟,你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可别说这些事儿你都不知道。怎么?独你的八哥可以隐藏性情,而十弟就不行?十弟隐藏性情,是为了自保,你的八哥隐藏性情是为了什么,我想不用我来告诉你吧?”

“你说十弟骗了你”云锦见九阿哥不说话,又继续往平说。“可是他却没有害过你,他一直都是在帮你,你说要支持老八,他就去支持,甚至带的他的母族也一并去支持老八了。你好生的想一想,跟老八在一起的那么多年,他听的是老八的话,还是你的话?你摸着良心想想看,是不是因为有了他的存在,让你在老八面前更加的有面子。更加的有份量。可是你的好八哥呢?又是如何对他的?”

“你的八哥真是好”。云锦斜眼看了一眼八阿哥,又对九阿哥说道,“他拉着你远着五阿哥,拉着老十四远着皇上,拉着小十五远着十六,一母同胞的兄弟都让他弄生分了,一个如此,两个也是如此,真真是个讲仁讲义讲要的好兄弟啊。只是如果他真是为你们好,为什么在皇上登基之后,还要拉着你们一起与皇上过不去呢?”